当前位置: 葛竹儒元新闻 > 财经 > 黄河旋风收购案3宗违规 董事长乔秋生等9人遭处分

黄河旋风收购案3宗违规 董事长乔秋生等9人遭处分

2019-10-28 12:02:13阅读: 961

中新网9月12日电-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昨日连续发布三项纪律处分决定([文件2019] 68号作为通报批评文件和公开谴责文件发布了两次)。处置决定主要涉及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河旋风”,600172.sh)收购上海明江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明江”)过程中的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违规行为以及相关责任方的责任追究。其中,关于黄河气旋及其高级管理层和股东处罚的两项决定内容如下:

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决定》([2019年第68号)显示,经调查,黄河气旋在相关责任人履行职责的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方面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一)未能认真客观地披露目标资产绩效预测和承诺

黄河气旋和陈俊(上海明江前实际控制人)未能提供足够的依据审慎预测上海明江未来的收入和利润,最终以高达20倍的增值率确定了评估价值和交易价格。相关利润预测评估不审慎。同时,披露的对标的资产未来盈利能力的不准确预测将导致合理信任法定信息披露文件的投资者对上海明江及本公司的未来业绩抱有强烈期望,严重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决策,构成重大误导。

(2)承诺期内重组目标的执行情况“变脸”,前期披露的财务数据严重不准确

黄河气旋通过重大资产重组进入上海明江后,据透露上海明江经营状况良好。2018年9月11日,公司发布了《关于早期会计差错和追溯调整的中期报告》,声称在对2017年度报告进行重新审计的过程中,公司在早期财务报告中发现了会计差错,并对2016年度财务报告进行了追溯调整。调整前,上海明江扣除非盈利后,2016年实现净利润1.41亿元。调整后,上海明江扣除非盈利后,2016年实现净利润3925.2万元,比调整前减少1.02亿元,比上市公司净利润减少1.02亿元。此时,重组目标的绩效已经发生了变化。

(三)未采取有效措施行使收购标的股东权利,导致收购标的子公司失控,严重影响相关信息披露的

2015年11月10日,黄河旋风披露了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票收购资产、筹集配套资金、完成关联交易标的资产转让等相关公告,宣布上海明江标的资产转让及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经完成,上海明江已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2018年4月28日,黄河气旋透露,已与陈俊签署协议,转让上海明江100%的股份。协议中称,由于上海明江与公司本身业务跨度较大,公司的管理理念、风险控制和发展理念与上海明江不同,上海明江无法实现公司的管理理念和企业文化,上海明江也无法按照公司自身的发展理念进行实质性控制。与此同时,由于上海明江不配合2017年度审计,公司失去了对上海明江的控制权,导致公司无法进行2017年度审计。

时任黄河旋风董事长乔秋生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对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中的违规行为负主要责任。时任董事会秘书的杜长宏作为公司信息披露的具体负责人,未能尽职尽责,对公司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其他时任董事刘建世、白石顺义、徐永杰、张永健及时任独立董事程先平、范乐田、高文生作为董事会成员,未能对目标资产的业绩预测和承诺做出审慎决策,未能及时准确披露目标资产的真实业绩,未能有效整合收购目标以控制和行使股东权利,并对公司在重大资产重组中的违规行为负责。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2、3.1.4、3.1.5和3.2.2条的规定及其在《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和承诺书》中所作的承诺。

鉴于上述违规行为的事实和情节,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委员会对其进行了审查和批准。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2、17.3和17.4条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和监管措施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以下纪律处分决定:公开谴责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时任董事长乔秋生、时任董事会秘书杜长宏,并对时任董事刘建世、白世顺一、徐永杰、张永健及时任独立董事程先平、范乐田、高文生进行通报批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决定》([2019年第69号)显示,时任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陈俊,作为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明江的前控股股东和黄河旋风重大资产重组交易的交易对手,在公司收购上海明江的重大资产重组中,犯有以下重大违法行为:

(一)未审慎客观披露标的资产的业绩预测和承诺

(二)未能保证公司披露重组标的真实履行情况,导致公司出现重大会计差错的

(三)未配合公司行使股东对标的资产的权利,导致公司失去对子公司的控制权,严重影响公司信息披露

(四)重组目标控制信息披露不一致

(五)在公司宣布披露前自行接受媒体采访,违反信息公开公平原则的

(六)未按承诺履行绩效薪酬和回购义务,损害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利益的

陈俊的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1、2.4、2.5、2.6、2.7、2.9、2.15和11.12.1条的相关规定以及在《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和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鉴于上述违法事实和情况,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2条和第17.3条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和监管措施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如下纪律处分决定:公开谴责时任河南黄河旋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重大资产重组的主要交易对手陈俊。 并在10年内公开认定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询问,黄河旋风于1998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600172)。公司现已发展成为集科研、生产、贸易为一体的国家一流企业。下属成员企业分布在长葛、郑州、北京和上海。

截至2019年9月2日,黄河气旋最大股东河南黄河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62亿股,占总股本的18.07%,相关方乔秋生持有总股本的38.19%。此外,有关方面乔秋生直接持有黄河气旋3144.09万股,占2.17%。2002年5月16日至2020年4月25日,当事人乔秋生担任黄河气旋主席兼主任。

当事人杜长宏于2009年3月25日至2019年5月16日担任黄河旋风董事会秘书,于2014年4月23日至2020年4月25日担任公司董事。当事人刘建世自2002年5月16日起担任黄河气旋的总经理和董事。当事人徐永杰自2005年5月10日起担任黄河气旋公司副总经理,并于2008年4月18日至2020年4月25日再次当选为公司董事。客户张永健自2002年5月16日起担任黄河气旋的财务总监和总监。

当事人白世顺是日本公民,于2017年4月26日至2020年4月25日担任黄河气旋的指挥。当事人程先平于2014年4月23日至2020年4月25日担任公司董事。当事人范乐先于2014年4月23日至2020年4月25日担任公司董事。当事人高文生于2014年6月16日至2020年4月25日担任公司董事。

黄河旋风于2015年5月20日晚宣布,公司计划向陈俊、蒋媛媛、沈善军、杨华勤以及控股股东河南黄河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行股份,总价格为4.2亿元,收购上海明江智能系统有限公司100%的股份,同时发行股份筹集配套资金,一部分用于公司宝石级大型单晶金刚石产业化项目,一部分用于补充明江智能营运资金,另一部分用于补充上市公司营运资金。

2019年6月19日,黄河旋风宣布,北京美河中邦科技有限公司投资5204万元,持有上海明江智能系统有限公司51%的股份和上海明江智能系统有限公司49%的股份,公司子公司上海明江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后,公司失去了对上海明江的控股权益,不再计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迄今为止,黄河旋风持有上海明江49%的股份。

当事人陈俊于2015年11月6日出售其在上海明江的股份,自2019年9月9日起不再担任上海明江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截至2019年9月2日,第三大股东陈俊持有黄河气旋7986.44万股,占5.5%。2019年8月28日,黄河旋风宣布解除陈俊副总经理职务。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4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股东、实际控制人、购买人、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手和其他机构及其相关人员,以及保荐人及其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其他规范性文件、本规则和本所其他规定。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1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其他规范性文件、本规则及交易所其他规定及时、公正地披露信息,确保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2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确保公司及时、公正地披露信息,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无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公告内容不能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应当在公告中作出相应陈述并说明理由。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4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同时向所有投资者披露主要信息,确保所有投资者能够平等获得相同信息,不得向个人或部分投资者披露或泄露相同信息。

公司向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第三方提交的文件涉及未公开的重大信息的,公司应当及时向本所报告,并按照本所的有关规定予以披露。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5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以客观事实或者以事实为依据的判断和意见披露信息,如实反映实际情况,不得有虚假记载。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6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客观披露信息,不得夸大或误导性陈述。

预测信息和其他与公司未来经营和财务状况相关的信息的披露应当合理、审慎、客观。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7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披露的信息内容完整、文件完整、格式符合规定要求,不得有重大遗漏。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2.9条规定,上市公司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内幕信息知情人在披露信息前,应当对信息知情人进行最低限度的控制,不得披露公司内幕信息,不得进行内幕交易或者与他人合作操纵公司股票及其衍生产品的交易价格。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15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其他公共媒体上发布的重大信息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稿或回答记者提问等其他形式替代信息披露或披露未公开的重大信息。

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并督促公司遵守前款规定。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2.24条规定:保荐人及其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人员应当勤勉尽责,为上市公司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证券业务活动制作、出具保荐文件、审计报告、资产评估报告、财务咨询报告、信用评级报告、法律意见书等文件,并据此对文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进行检查和验证。制作和发布的文件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保荐机构及其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人员应当及时准备工作底稿,完整记录发行人、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的证券业务活动及相关材料。交易所可以根据监管要求对工作底稿、证券业务活动记录及相关材料进行审查和检查。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3.1.4条规定,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和承诺书》中履行下列职责和承诺:

(1)遵守并督促公司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并履行其忠诚和勤勉的职责;

(二)遵守并督促公司遵守本规则及交易所的其他规定,接受交易所的监督;

(3)遵守并督促公司遵守公司章程;

(四)交易所认为应当履行的其他职责和承诺。

监事也应该承诺监督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遵守他们的承诺。

高级管理人员还应承诺及时向董事会报告可能对公司股票及其衍生产品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事项。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3.1.5条规定,董事应履行的忠诚和勤勉义务包括:

(一)原则上亲自出席董事会会议,谨慎勤勉,对所议事项发表明确意见;如因故不能亲自出席董事会会议,应慎重选择受托人。

(2)认真阅读公司各种业务、财务、会计报告和公众媒体关于公司的主要报道,及时了解并持续关注公司的经营管理状况、已经发生或可能发生的重大事件及其影响,及时向董事会报告公司经营活动中存在的问题,不以不直接从事经营管理或不了解相关问题和情况为由推卸责任;

(三)《证券法》、《公司法》等社会公认的忠诚勤勉义务的相关规定。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3.2.2条规定,董事会秘书对上市公司和董事会负责,履行以下职责:

(一)负责公司信息披露,协调公司信息披露事务,组织制定公司信息披露事务管理制度,督促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遵守信息披露相关规定;

(二)负责管理投资者关系,协调公司与证券监管机构、投资者、证券服务机构、媒体等的信息沟通。;

(三)组织筹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参加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及相关高级管理人员会议,负责董事会会议记录并签署;

(四)负责公司信息披露的保密工作,未披露重大信息时,及时向本所报告和披露。

(五)关注媒体报道,积极核实报道真实性,督促公司董事会及时回复交易所的询问;

(六)组织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相关法律、行政法规、本规则和相关规定的培训,协助上述人员了解各自在信息披露方面的职责;

(七)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知道公司违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其他规范性文件、本规则、本所其他规章和公司章程,或者公司做出或者可能做出违反相关规定的决定时,应当及时提醒相关人员并向本所报告;

(八)负责公司股权管理,保存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及其持有公司股份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信息,负责披露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持股变动情况。

(九)公司法、中国证监会和交易所要求的其他职责。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1.12.1条规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严格遵守承诺。公司应及时将公司承诺与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的承诺分离,并提交交易所备案,同时在交易所网站上披露,并在定期报告中具体披露上述承诺的履行情况。

公司未履行承诺的,应当及时披露未履行承诺的原因以及相关董事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未能履行承诺的,公司应主动向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询问,并及时披露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未能履行承诺的原因及董事会应采取的措施。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2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和其他责任人违反本规则或向本所作出的承诺,本所可根据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罚:

㈠知情批评;

(2)公开谴责。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3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本规则或向本所承诺的,本所可根据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罚:

㈠知情批评;

(2)公开谴责;

(三)公开认定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3年以上。

上述项目(2)和(3)可以一起实现。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4条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违反本规则的,交易所可根据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罚:

㈠知情批评;

(2)公开谴责;

(三)公开认定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

上述项目(2)和(3)可以一起实现。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7.5条规定,保荐人、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相关人员违反本规则的,交易所可根据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罚:

㈠知情批评;

(2)公开谴责。

情节严

上一篇:百度试运营面向民众的Robotaxi,与长沙加速打造无人驾驶
下一篇: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谁才是“王者”